首頁 > 防控疫情——邵陽在行動

講述 | 駐村輔警熊大吉:我在家鄉守防線

來源:邵陽新聞網 作者: 2020-04-02 08:13

我叫熊大吉,是武岡市迎春亭街道辦事處石羊村的一名駐村輔警,同時,我也是一名黨員,一名省人大代表。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,疫情就是警情,從1月25日開始,我和街道辦的工作人員放棄了春節與家人團圓的計劃,奔赴疫情防控第一線,從大街小巷到田間地頭,宣傳疫情防控知識,核查外來人員信息,勸導居民不要聚會。2個多月時間里,我們沒有停下腳步,在抗擊疫情的戰斗中構建起農村疫情防控網。


村民自發送來物資

石羊村的村道貫穿整個村莊,途經的車輛和往來人口較多。疫情發生后,每天我和街道辦的工作人員走村入戶,向村民們宣講疫情防控知識,摸排外地返鄉人員情況,在進村路口設點測量進出人員體溫。雖然每一項工作看上去極其平淡,但是我們每個人一刻也沒有松懈,盡力把防控工作做到細致而嚴謹。因為我知道,守護好村子,保障村民的健康,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。作為一名輔警,我此刻所做的工作更加應該要對得起自己身上的這身警服。

疫情防控工作剛開始的時候,也會遇到不理解我們工作的村民。1月31日,和往常一樣,我同另外兩名工作人員一起在設卡地點蹲守,對進村的車輛和人員逐個排查身份信息、檢測體溫。當天,一位村民騎著摩托車往卡口沖來,聽說我們要檢測體溫才能讓他進村,他十分不理解且不配合,幾輪交流后,他仍不愿意配合。我隨即對他進行情緒安撫,并耐心解釋為何疫情防控需要設卡點,為什么一定要檢測體溫,告訴他我們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為了保障大家的安全。大約解釋了10來分鐘,他終于理解了我們的工作,然后配合檢測體溫后進了村。

疫情防控期間,我們沒有節假日,走村入戶、風里來雨里去……這些工作,細心的村民都看在眼里,他們不僅對我們工作十分理解,主動配合不外出、不走親訪友,不扎堆、不聚集。漸漸地,有些村民自發給我們送來了物資,比如口罩、消毒水;天氣冷的時候有村民給我們送來木材烤火;下雨的時候有村民就給我們送來雨棚遮雨……村民們的舉動讓我感到十分溫暖,能量滿滿,盡管天氣寒冷,盡管遠離家人,盡管連日的工作讓我有些身心疲憊,但是一想到村民們的改變,再辛苦我也應該堅持。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,我的身后還有整個村莊的人在用行動支持著我。

全力做好“外防輸入”

2月下旬以來,邵陽疫情形勢開始發生積極變化,我們的工作量較之前有所減少,但這并不意味著可以放松警惕。當前疫情防控工作依然不能松懈,作為基層工作者,我們必須抓緊抓實“外防輸入”各項措施。

隨著清明節臨近,現階段,村里省外和境外回鄉人員增多,我們的工作量也隨之加大,省外回來的人員,我們必須第一時間對其采集信息,讓其居家隔離,醫護人員還將對其進行定期檢測。

根據統計數據,石羊村一共有11名在境外的村民,大部分在外做生意。為了了解最新最全的信息,我們挨家挨戶去到每一戶村民家中,了解他們有沒有親戚在國外,在國外的親人近期有沒有回國的打算等等。如發現有遺漏登記的,我們就馬上將最新情況上報匯總,再逐個聯系在境外的村民,確認他們近期有無回鄉打算。

村民徐先生和他的妻子,春節前去國外看望兒子,因為春節期間國內爆發了疫情,因此他們一直沒回國。臨近清明節,他們想回家祭祖,但是目前境外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,因此徐先生進退兩難。我通過走訪得知該情況后,立即與徐先生聯系,勸導他等全球疫情穩定后再回國,告訴他除了為了家人的安全著想,還請他和家人配合理解我們的防控工作。經過幾次電話溝通后,徐先生和他妻子同意我的建議,決定暫緩回鄉祭祖計劃,表示等全球疫情穩定后再返鄉。

“一定要做一個群眾滿意的輔警”,這是我的入黨誓言,也是我一直的工作準則。現階段,隨著工作重心轉向復工復產、開學,境外回鄉人員信息采集、排查,我和戰友們依舊忙碌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線,用我們的責任與擔當、真情與實干奮戰在鄉村最基層,為山區群眾筑起生命與平安的堅實防線。

50多天沒見妻兒

我2016年8月1日開始駐點石羊村。對于工作,我問心無愧,然而面對家人,我卻深懷愧疚。前面幾年,為盡快熟悉村里情況,我挨家挨戶走訪村民,了解村里治安狀況,排查安全隱患,做到串百家門、知百家情、解百家難、連百家心。這次疫情防控期間,我更是一天到晚待在村里。

我妻子在武岡市區經營著一家水果店,孩子也跟他媽媽住一起,我一直在村里,因此我們一家人聚少離多,她有時候會抱怨我陪村里鄉親的時間多過陪她。盡管有怨言,但是每次因為工作忙而顧不上她和孩子時,她還是很支持和理解我的,總跟我說:“你好好忙好村里的事,只要大家都認可你的工作,我就放心了。”

疫情當前,為了全心全意做好疫情防控工作,我把妻兒安排到武岡市區岳母家,這樣一來,我一個人也能安心在石羊村開展工作。就這樣一直工作到了3月中旬,期間我與他們也沒能見上一面。

我沖鋒在戰疫最前線,家人總會為我擔心。長時間不能見面,思念的時候我們就通過視頻電話聯系。兒子每天都會給我打好幾個視頻電話,他經常會問:“爸爸,你今天戴口罩了沒?”“爸爸,你有沒有碰到病毒?要記得常常洗手。”這讓我既感動又內疚,每次,我都會和他說:“兒子,爸爸在戰場戰斗,等結束戰斗,爸爸就回家陪你,你在家一定要好好聽話。”

七乐彩中奖规则